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都市职场 > 不小心生在六零年(蓁蓁郗俊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不小心生在六零年(蓁蓁郗俊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不小心生在六零年(蓁蓁郗俊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蓁蓁和郗俊杰,不小心生在六零年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蓁蓁带着自己活过一世的记忆重生成了一个小女娃,自己还有四个哥哥,这一世她被人捧在手心上,她也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财富。

3

举报
下载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蓁蓁和郗俊杰,不小心生在六零年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蓁蓁带着自己活过一世的记忆重生成了一个小女娃,自己还有四个哥哥,这一世她被人捧在手心上,她也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财富。

蓁蓁郗俊杰小说简介

吃了一碗香喷喷的鸡汤面条,两个小子迅速喜欢上李家,围着刀子嘴豆腐心的李老太奶奶长奶奶短的叫个不停,李老太抱着两个小子稀罕了一会,就打发明南带着他俩一起玩。明南、明北都是自来熟,没一会就和明书、明信好的和一起长大的亲兄弟似的。

不小心生在六零年免费章节精彩试读

吃了一碗香喷喷的鸡汤面条,两个小子迅速喜欢上李家,围着刀子嘴豆腐心的李老太奶奶长奶奶短的叫个不停,李老太抱着两个小子稀罕了一会,就打发明南带着他俩一起玩。明南、明北都是自来熟,没一会就和明书、明信好的和一起长大的亲兄弟似的。
明北兴致勃勃把自己上山下河的事讲了个遍,听的明书津津有味,四岁的明信没什么心眼子,什么话都往出说:“我妈说奶奶家穷,没好玩的。”
“扯淡!”明北翻了个白眼:“我和你说,我们家这啥都有,现在你别看天冷,可有时候山上还能抓到些野鸡野兔啥的,你刚才不是吃了两块鸡肉吗?”
野鸡肉虽不好啃,但熬煮来的汤很香,许久没吃过鸡肉的明信***了***嘴唇,露出天真的笑容:“鸡肉好吃!”
明北摸了摸明信的脑袋,忍不住笑了:“你们在冰城都玩啥有意思的?”
明信歪头想了想,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只能老实的摇了摇头。明书年纪大些,对玩倒是有些经验:“去松花江看冰钓有意思,只是离着我家太远,我妈不愿意让我们去。”
“那有啥,咱家前头就有条永翠河,这个月我和我哥钓过好多鱼呢,明天带你们去。”明北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胸脯。
明书和明信听了连连点头,明北又说:“我家还有个好玩的。”看着众人看过来的好奇眼神,明北骄傲的挺起小胸脯:“我娘刚给我生了个妹妹!”
“哇……”明书和明信一脸崇拜的看着明北:“二大娘好厉害,我家都没有小妹妹。”
“我三叔家也没有。”明北很得意的说,他往里瞅了瞅,见大人都坐在西屋说话,便朝两个新来的兄弟招了招手:“我带你们去看我妹妹。”
四个小子蹑手蹑脚的到东屋门口,明北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朝里探头看了一眼,正好蓁蓁刚吃饱了肚子,正精神的活动着小手和小脚。
其实打李木林等人回家的时候王素芬就听到声音了,可那会蓁蓁正一边睡着觉一边吃着奶,王素芬怕弄醒蓁蓁不敢乱动。
可外面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太大,蓁蓁最终还是被吵醒了,见她不哭不闹的自己玩的高兴,王素芬便想着换件衣裳带她到外面认认人,正巧她刚换完衣服打开房门的插销,几个小子就进来了。
“妈,这是四叔家的明书和明信,他们想看妹妹。”明南和明北拉着两个孩子进来,笑嘻嘻的和王素芬打了声招呼。
“长的真俊。”王素芬听见西屋李老太骂人的声音,果断带着几个孩子进了屋:“快,去上炕来坐,正好你妹妹醒了。”说着把蓁蓁放在褥子上。
明书见状连忙拖鞋上炕去瞧蓁蓁,明信还有些害羞,站在炕底下不肯上去,可没一会功夫三个哥哥就把蓁蓁围的严严实实的,他在下面什么也看不到,一着急也顾不得什么羞涩了,脱了鞋上炕就从明南和明北中间挤了***。
因为婴儿长得快,蓁蓁又不会爬不会坐的,李老太并没有给她做新衣裳,只找了两件明南小时候穿过的半旧衣裳稍微改了下就给蓁蓁穿了。
火炕一天不断的烧着,西面又是火墙,因此屋里十分暖和,蓁蓁只穿着一件单衣躺在炕上还觉得有些热呢。明信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看起来白白软软的小婴儿,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小手,朝王素芬咧嘴一笑:“妹妹真好看。”
“那是!”明北得意洋洋地一笑,煞有介事的告诉他:“我妹叫蓁蓁,那个字老难写了,我爸说我妹上学写名字的时候肯定得气哭。”
明书已经上小学二年级了,闻言顿时震惊了:“为啥起了个难写的名字呢?二大爷不喜欢妹妹?”
“因为好听,还好养活呗。”明南趴在炕上两只脚在空中晃来晃去,他看了眼明书说:“我爸和我奶都可喜欢妹妹了,奶说蓁蓁是咱家五代唯一的女孩。”
明书和明信不太明白明南说的什么意思,但这不妨碍他们表达崇敬之情:“真厉害,我妈就是生不出妹妹来。”
明北自豪的昂起小脑袋,不知道的还以为夸的是他呢,蓁蓁虽然听的懂大家说的话,但是她毕竟还没满月,也不敢说话,只能咿咿呀呀两声表现出自己的热情。
明书看着蓁蓁睁着又黑又大的眼睛十分可爱的模样,便试图努力回想了下明信小时候的样子,只隐隐约约记得个大概:“明信小时候可没妹妹这么乖,那时候他除了尿就是哭的,一点都不好玩。”
“我妹妹不哭。”明北立马说道:“她每回看到我都笑,奶说等妹妹长牙了让我见天钓鱼给妹妹吃,到时候妹妹就最喜欢我了。”
蓁蓁忍不住满脸黑线:傻小子,奶奶那是忽悠你干活呢。
明北见蓁蓁脸上露出笑容,顿时高兴起来,他回头问王素芬:“妈,你看妹对我笑了,她是不是最喜欢我?”
“是!是!是!”王素芬连声附和,不忘顺便给傻儿子挖个坑:“等你给妹妹钓鱼打兔子捡榛子松子,你妹妹会更喜欢你的。”
李明北急了:“妈你咋当着我三哥的面说,让他知道了和我抢可咋整?”
李明南深深的翻了个白眼,强忍着吐槽的欲望,努力挤出一个亲切的笑容:“当哥的咋能不让着弟弟呢,我是不会和你抢的。对了,等来年秋天捡柴火时候你可得多出点力,要不然冻着咱妹可咋办?”看着明北看着明南一脸感激的样子,王素芬忍不住大笑起来。
东屋里王素芬领着一群孩子温情满满,西屋里的气氛却有些尴尬。张春华自认为是城里人,北岔这种地方在她眼里就是乡下。当初她嫁给李木林,完全是因为看中李木林家离的远,还有好几个哥哥,没有什么养老负担。
张春华妈妈当年生她的时候伤了身子,之后因战乱到处东躲西藏的也没做好月子,打那以后再也没怀上身子。张家就张春华一个丫头,老两口便想着以后招个上门女婿给自己养老。
如今这个年月,吃不上饭的人家多得是,张家虽不富裕,但好歹是城里的户口,张父又在电业局上班,养活一家三口绰绰有余。张春华虽没工作,但眼光却挑剔的很,农村出来的他嫌土,有几个城里的她又嫌人家长得不好看。
那时候李木林刚刚来到冰城正赶上电业局招工,李木林读过几年书,年轻力壮的手脚也麻利,顺利地被电业局招为学徒,派了张父当给他师傅。
李木林头脑灵活,专业的东西上班时没学会,休息的时候便去张家帮忙干活顺便再求师傅多给讲讲。一来二去的,张春华就喜欢上了李木林,张父知道了以后试探了李木林的口风,但李木林咬紧牙不同意招赘的事。
张父原本想这事就算了,可张春华就相中李木林了,要死要活的非他不嫁。张父琢磨着李家离的远,李木林孤身一人在冰城上班,其实也和上门女婿差不多,便咬牙同意了。
原本婚姻大事,李木林怎么也得回家和父母说说,再由李林木父母上门提亲啥的。可张家人暗地里都恨不得李木林改自家姓,哪愿意让他这时候回家。看着李木林执意要请假回家,张父便想了个法子,哄骗李木林说若是这时候请假,会影响以后转正,不如先办了婚事,等过年时候再回去也是一样的。
学徒工和正式工的工资差了三倍多,李木林犹豫了再三,终究是舍不得转正后的工资,便写了一封信回家,稀里糊涂的结了婚。
李木林结婚前住在单身宿舍,可结婚以后的房子一时半会又申请不下来,张家赶紧趁机让小两口搬回家住,想着一点一滴坐实上门女婿这事。
成亲当年,顺利转正的李木林琢磨着过年带着媳妇回家见见父母,可这个时候张春华怀了身孕,吐了个天翻地覆,李木林自然没办法这个时候带媳妇回家;等第二年好歹孩子生下来了,张春华又以孩子太小怕生病为缘由,说等孩子大一点再去;等明书四岁了,身子骨也硬实了,李木林琢磨着这回应该能回家了吧,可张春华又怀孕了……
要不是李木林怕一个人回家邻居会说闲话亲戚会笑话自己,他早就自己回来过年了。今年好容易明信也大了,张春华又没有怀孕,回老家过年的事才算成行了。张春华人虽跟着回来了,但心里依然十分不情愿,打上了火车就沉着脸,私下里没少和两个孩子说李木林老家的坏话,原想着孩子和李家不亲近,以后李木林肯定也不愿意回老家。
谁知,张春华偷偷摸摸教了十来天,李家一碗鸡汤面条和一个刚出生的闺女就让两个儿子把自己说的话忘在了脑后。
眼看着李木林被李老太骂了个狗血喷头,时不时还挨上一拐杖,张春华顿时心里发虚,下意识想找儿子当靠山,这才反应过来,好像打吃了饭就没见到儿子了。“哈哈哈……”明书和明信的高兴的笑声从隔壁传来,张春华悲愤欲绝:没良心的崽子,妈咋教的,都忘了?
李老太骂了个痛快,从腰间摸出烟袋往里塞了些烟叶子点上,深深吸了两口,吐出一串串烟雾。李老太是个十分精明的老太太,虽然知道儿子多年不回家背后肯定有媳妇的“功劳”,但在她心里,媳妇是别人家养的女儿自己教导不着,只管好自己儿子就行。
李老太抽了几口烟,心里的气儿也散了大半,听到隔壁孩子又闹又笑的声音,李老太告诉李木林:“腊八那天,你二哥家添了个闺女,取名叫蓁蓁。”
李木林顿时笑了:“二哥真有福气,娘,你告诉咱家那些亲戚没?”
“都去了信了。”说起蓁蓁,李老太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你婶子他们一个个的都羡慕坏了,你三婶还说等开春以后带她小儿媳妇来咱家抱抱蓁蓁,看能不能沾沾喜气也生个闺女。”
自以为生了两个儿子就格外把自己当回事的张春华心里很不是滋味,忍不住嘟囔了句:“丫头片子有什么好,以后还不是得嫁到旁人家里。”
李老太一瞧,哎呦,我不搭理你倒让你上天了,顿时口舌伶俐的怼了回去:“丫头片子又可爱又贴心,可小子强多了。”顺手抄起拐杖又朝李木林***就来了两下:“生小子有什么好,长大了就不着家,十年来都不知道回来一次,哪有生闺女贴心。”
李木林老老实实站在炕边刚哄着老娘高兴了一会就莫名其妙的又挨了顿揍,差点都哭了。张春华瞅着李木林***疼的都快坐不下了,顿时欲哭无泪:有个能动手还不忘***的婆婆实在是太吓人了。

不小心生在六零年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想通了纠结了自己半年的症结所在,明东的心情瞬间开阔起来,他兴奋地从双杠上跳下来,拉着明西就想围着操场跑两圈,好舒展心中的畅快之情。
明西被明东拖着跑了两步就蹲在地上死活不动了:“我坐了几天的火车,哪有心情和你傻疯,你要跑赶紧跑,跑完了回宿舍睡觉,明天咱还得去四叔家呢。”
明东***傻笑了两声:“明西你说我是不是傻,其实我可以先和桂花恋爱再结婚,这样就不是包办婚姻了。你说我咋就早没想通呢,这不是在这瞎耽误事吗?”
明西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以前不觉得你傻,现在我发现你有的时候真是不太机灵,那傻起来和明北一样一样的。我说哥,你要是有空别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行不,要不然我回家告诉奶去。”
“你咋啥都告诉奶呢?”明东瞪了他一眼:“都多大的人了,能不能别那么幼稚?再说了,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就别让奶费心了。”
“不告诉奶也行,赶紧回宿舍让我睡觉,都困死我了。”明西又打了个哈欠,催着明东回了宿舍,打了盆热水泡了泡脚,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明东此时却了无睡意,一想到要正式开始和桂花恋爱,总觉得自己要好好准备一下。他对着玻璃照了照自己的脸,见头发被自己抓的乱糟糟的,连忙去打水洗头,甚至第一次刮了胡子,又把箱子里的白色衬衣拿出来,往上面撒上些水,把皱褶都捋平了,又挂在窗户上晾着。
睡在李明东上铺的张海看着明东忙里往外折腾了一晚上,忍不住调侃他:“又是洗头又是晾衬衣,你明天相亲去呀?”
还没等明东回答,下午替明东拿行李回来的孟巍山就插了一句:“我看不是相亲,而是去约会吧?”他朝明东挤了挤眼:“跟着你弟一起来的那个姑娘是谁呀?我瞧着她看你的眼神不一般呢?”
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明西简单直白粗暴的建议倒让明东开了窍。他一听孟巍山说桂花看自己的眼神不一般,顿时有些心跳如擂,面上带着一丝窃喜却努力强装镇定:“哦,是吗?是什么眼神?我没有注意到。”
“你就装吧。”孟巍山白了他一眼:“那姑娘看你的眼神明摆着就喜欢你。”孟巍山拿肩膀撞了明东一下,一脸八卦地问道:“那姑娘和你啥关系啊?是不是你媳妇?过门了吗?”
明东没憋住乐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回了一句:“还没过门呢,等放寒假的时候回去结婚。”
孟巍山乐了,坐在明东旁边搂住他肩膀:“你这命真好,娶的媳妇真漂亮!”
明东瞬间脸红到脖子根了,他一脚把孟巍山踹到一边,转身坐在桌子前抓起了一本书,脸上全是盖不住的喜色。
孟巍山顿时哈哈大笑:“我就说吧,你们瞒不过我这双眼睛,一瞅就是谈着恋爱的小年轻。”
“谈着恋爱?”明东一听到自己最近最关注的词,忍不住问孟巍山:“你说这恋爱怎么谈呢?”
“你问我就算问对人了。”孟巍山坐在明东旁边,十分用心地传授自己的经验:“当初我追我媳妇的时候……”
“等等等等!”张海从上铺跳下来,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连你都结婚了?”
“多好笑,我怎么不能结婚?我高中一毕业就和我媳妇结婚了。”孟巍山一甩头发,做出个潇洒的***:“你看看我,学问好人品好模样也好,最关键的是对媳妇永远一片真心,这样的才能娶到媳妇。”
孟巍山坐在明东旁边介绍自己的经验:“我和你说呀,这谈恋爱重要的是两个人,约会啊逛马路啥的千万别带着你弟,多影响你俩交流感情呀。”
明东看了眼呼呼大睡的明西,认真地点了点头:“你说的对,等去看完我四叔我就把他给甩开。”
孟巍山点了点头,给了他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第二个,要制造浪漫。”看着明东和张海一脸茫然的眼神,孟巍山站了起来,轻轻吟诵:“在太阳初升的时候,带她去山上欣赏日出,共同感受希望的晨光;在夕阳最美的时候,带她到江边散步,一起沐浴金色的光芒;在满月升起的时候,带她到天台吟诗,去看那漫天的繁星;在……”
“你可拉倒吧……”张海忍不住打断他:“这里离山也远离江也不近的,怎么在你嘴里谈个恋爱比赶火车还累呢?再说了,月亮特别亮的时候,也没有星星啊,不知道月朗星稀这个词啊!”
明东倒是有些不同意张海的观念:“我觉得巍山说的很好,那场景确实美轮美奂,至于山啊江的,咱这没有没关系,我们老家出了门就是,这一段我回家以后再补上。巍山,你继续说。”
孟巍山好容易憋出来的几句诗被张海打断了,顿时忘了剩下的那几句,只得避重就轻地说:“再就是你领她逛逛街,去看场电影啥的,促进促进感情。”
明东点了点头,合上手里的书:“就这么办!”
翌日一早,听到宿舍女生悉悉率率穿衣服的声音,早已睡醒穿好衣服的桂花连忙开门出去洗漱。等她收拾利索回来了,宿舍里的女生才收拾好,一个个拿着毛巾端着脸盆往外走。她趁着屋里没人的时候,连忙拿了抹布和拖布,把宿舍里里面面收拾的亮亮堂堂的。
女学生们回来,见桂花已经把宿舍收拾的整整齐齐的了,都有些不好意思:“桂花,你是客人,怎么好意思让你帮我们收拾呢?”
“我又没什么事干,住在这里也给你们添麻烦,总得做些什么才好。”桂花笑了一下:“你们别客气。”
“是你太客气了,其实你不用帮我们收拾宿舍的。像我们班里同学,常有亲戚来借宿,这是正常的事情,你不用不好意思。”一个看着高挑的女孩笑了一下,从桌上挑了一本书,准备带着出门。
孟舒然看着桂花和同学谈笑自若的样子,不由自主地又想起李明东,总觉得不那么甘心。她咬了咬嘴唇,略带些敌意地问了一句:“桂花,你认识字吗?”
“认识呀!”桂花泰然自若地回了一句:“我也上了几年学,等不上学以后明东又哥教了我几年。”
孟舒然被堵了一下,脸色有些难看,她看着桂花,总觉得自己的小心思在她面前无所遁形,这样的感觉让她有些难堪和恼怒,瞬间满腔怒火呼啸而出:“恕我直言,若是不上学的话,你恐怕和李明东同学之间没有什么可交流的话题吧?”
桂花讶然地看着她,面上带着一丝不解地疑惑:“你为什么总是问我和明东哥之间的事呀?”桂花带着恬静地笑容看着孟舒然,等其他同学的视线也落过来的时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让你替我们担心了,我和明东哥从小一起长大,可以交流的话题有很多,往常他放假回家的时候我们总有说不完的话。”
“桂花,下来吃饭啦!”李明东的声音恰到好处地从楼下响起,桂花快步走到窗前,探出头去,露出明媚的笑容:“明东哥等我一下,我这就下来。”
“你慢点下楼,不用着急。”明东朝桂花摆了摆手,又想着这是她第一次住楼上,又不放心地嘱咐了一句。
孟舒然的脸色由青变红,由红又变的一片煞白,桂花回过头来,笑着对她点了点头:“明东哥叫我出去吃早饭,等吃了饭我们要去他四叔家,下午去买一些结婚用的东西,晚上还得麻烦你接我上来,我可能还要在这里住上几天。”
孟舒然看着桂花不知该怎么回答,倒是昨天接桂花上来的女孩笑着接了一句:“你放心,等你晚上回来喊一嗓子就行,我去接你,对了你记得我叫啥吧?我叫李仙。”
“那麻烦你了,李仙姐。”桂花笑着道了谢,又和宿舍里的女孩一一说了再见,这才急冲冲地赶下去。
李仙听着桂花的脚步声走远了,这才不冷不热地看了孟舒然一眼:“咱们班就八个女生,你可别整啥丢人的事给我们脸上抹黑啊。”
孟舒然又恼又怒,气的眼圈都红了:“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知道。”李仙冷笑了一声:“李明东同学有未婚妻,这眼瞅着就要结婚了,你可别整啥没用的连累我们。”
“我不知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孟舒然赌气地说:“我和李明东同学又不熟,不过是好奇问桂花两句罢了,你怎么那么大火气?”
“不熟最好,省的惹事。”李仙说完抱着书就走了,剩下的几个女生都急着去图书馆看书,也都各自走了,只留下孟舒然和同她平时比较要好的女生陈戈。
陈戈看着孟舒然坐那掉泪,便去拿了毛巾递给她:“李仙话说的难听,但理是那个理儿,再说了,你才刚上大学,也不用那么急着找对象。”
孟舒然擦了擦眼泪,没有吱声,陈戈给她倒了一缸子水,又安慰她说:“咱学校男生多着呢,你上大学这四年半的时间总能找到好的对象,不用太着急了。”
孟舒然喝了一口水,起身走到窗前,看着刚走出没多远的李明东的背影,只见他和桂花并排而行,两个人时不时地对视一眼,看起来十分相配……
“昨晚睡得怎么样?”明东看着桂花问。
“挺好的,你的同学也很好,特别照顾我。”桂花笑眯眯地回答,语气中带着几分小雀跃:“这是我第一次住在这么高的楼上,老兴奋了。”
听着桂花发自肺腑的笑声,明东也忍不住跟着笑了:“我还以为你会害怕呢,我们刚上学的时候,有个住二楼的女生都给吓哭了,最后老师没法,只能给她调到一楼去了。”
“那她指定不是咱北岔的姑娘,就咱那红松山上几十米的树,大姑娘小伙子爬起来都嗖嗖的,那个可比这个楼高多了。”桂花一边走路一边好奇的打量着校园的景致,看着来来往往夹着书本的学生,语气中带着一丝羡慕:“能上大学可真好。”
明东看了眼桂花,想起当年她小学毕业执意放弃读初中时的场景,当时自己年纪小没想太多,只当是她不愿意读书。其实现在想起来,那时年幼的桂花只怕是担心读书花钱还每天白吃饭会让奶和妈不喜,这才放弃了读书吧。
叹了口气,明东有些懊恼,要是当时自己想明白应该多劝劝桂花才好,奶和妈根本不在意这个,只是她们也不懂读书的事,这才才由着桂花休学了。
看着情绪又有些低落的明东,桂花忍不住问了一句:“明东哥,你怎么了?”
“没事!”既然过去的事没法改变,明东也不再想那些了,他看着桂花笑了笑:“其实不上学也能读书的,以前教你的字都认得吗?”
桂花点了点头:“以前你寄回家的信都是我存着,我都能念下来。”
明东看了她一眼:“回头我找几本书给你,你在家有空的时候看一看,就当是上学了。”
“你用过的旧书吗?”桂花有些期待地看着明东。
明东被她炙热地眼神看地有些不好意思,他傻傻地乐了一下:“恩,是上初中和高中用过的语文课本。”
桂花有些兴奋地连连点头,眼睛亮的就和里面藏了星星一样,明东看了一眼就有些挪不开视线,在他准备要说些是什么的时候,一个煞风景的声音插了进来:“哥,你那些书都不知道多少年了,还能找到吗?要不干脆让桂花姐用我的得了。”
明东瞪了一眼明西,顿时觉得孟巍山说的太对了:这谈恋爱就得两个人,多一个人碍眼!
吃了早饭,明东带着明西和桂花拿着咸肉和山上采的榛蘑、松子去李木林家。李木林是巡线工,经常倒班,不过明东早把他上班的规律摸透了,每次来都能卡着他休息的日子。
“四叔,在家吗?”明东敲了敲大门,又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来了,来了!”正在劈柴火的李木林连忙放下斧头,快步往出走:“明东来了?”
一开门,明西和桂花连忙叫了声:“四叔。”
看到明西和桂花,顿时李木林惊喜坏了,他一边把人往里让一边问道:“你们咋来了呢?你奶在家挺好吧?家里人都怎么样?今年供应粮足不足?”
“都挺好的,我来之前奶让我捎话给四叔,说让四叔今年冬天早点回去。”桂花把手里装着榛蘑的包袱放下。
“咋的呢?家里有啥事啊?”李木林不由地问了一句,桂花看了眼明东,不知道怎么开口。明东经过一晚上想明白结婚和恋爱不冲突后,说起这事倒落落大方了:“冬天时候我和桂花办喜事。”
桂花听见这话简直是意外之喜,她原以为自己和明东的婚事还有的磋磨,还琢磨着怎么和明东开口谈谈呢,没想到明东转眼就亲口承认了这事。
“这可是大喜事啊,我就琢磨着你奶该给你们办婚事了。”李木林乐呵呵地说:“赶紧进屋喝水歇一会,这么老远过来。”
明西扛着咸肉和松子跑在前头:“四叔,我奶给你拿了腌的野猪肉。”
“那可太好了,我们可有一阵子没买到肉了,这野猪谁打的呀?”李木林把东西接了过去,一边问一边往里走。
明西一听这个问题腿就直哆嗦:“……不想说。”
明东跟着四叔和明西的后头刚往里走了几步,忽然察觉桂花没跟上。他回头一看,只见桂花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傻笑,顿时也忍不住笑了。明东走过去摸了摸桂花的脑袋,感觉胸口暖暖地:“进屋吧,傻姑娘。”
到了秋天,北岔各家各户都忙碌起来,收庄稼的摘野菜的整天数不清的事要做。老李家也是如此,之前庄稼在蓁蓁催熟又偷摸收回来以后再没去地里看过,直到蓁蓁的三婶刘秀兰过来,急匆匆地问道:“二嫂,你们在山上种的庄稼咋还不收呢,我刚才去看了一趟那庄稼长的可好了。”
王素芬一听就从炕上蹦了下来,李老太淡定地瞅了她一眼,像模像样地说道:“这不明西和桂花都不在家,我们光忙别的活了,还没倒出空去收呢。”
刘秀兰急了:“啥活比收庄稼还急啊,今年家家户户都紧张,万一有那缺德的半夜去偷苞米啥的可咋整?”
李老太拿烟袋敲了敲炕沿,脸上一派淡定:“就我家那快地白天都不好找呢,黑灯瞎火又在深山野林里,要是真有人敢那么摸过去,我服他。”
刘秀兰一***坐在炕上,抹了把头上的汗:“也是,我这一看见没人收就急懵了,倒忘了这茬了。不过娘你们也别收的太晚了,要是过几天下雨可咋整。”
“恩,我知道。”李老太点了点头:“等一会我就让明北把他爹找回来,下午就去收。”
“那行,你们有数我就不再这呆了,我家那地还没收完呢。”刘秀兰说着抬腿就要往出走。王素芬连忙追了出去:“这都快晌午了,要不你叫了木森和孩子过来吃饭呗?”
“不用了,我早上蒸好了饼子了。”刘秀兰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你们赶紧忙吧,也一堆活呢。”
送走了刘秀兰,王素芬几步跑了回来,还小心翼翼地把门掩上了:“娘,咱不是把庄稼都收了嘛,咋又长了一茬呢?是不是蓁蓁整的呀?”
李老太也拿不准这事:“不能吧?不是没再带她上山吗?再说了,隔着这么远她能知道哪快地是咱家的?”
“可是,除了蓁蓁应该也没有旁人有这能耐了吧。”王素芬连忙说道。
李老太回头看着扶着炕琴练习走路的蓁蓁,朝她招了招手:“宝,到奶这来。”
蓁蓁刚一回过头,***就一软坐到了炕上,李老太把她抱在怀里:“宝啊,你知道咱家山上的庄稼是怎么回事吗?”
蓁蓁坐在李老太的腿上朝她吃直乐:“吃饱饱!”
“哎呦,我的好孙女,是想让奶奶吃饱是吗?”李老太看见蓁蓁俊俏的小模样,心都酥了:“只是这样的话我宝累不累啊?”
蓁蓁看了看自己还站不起来的小短腿,苦逼的想起自己的年龄,决定还是少说话多装傻。她乐呵呵地从李老太腿上爬了下来,继续扶着炕琴努力练习走路。
之前收的那批庄稼没吃多少,这次又能收一批,老李家就是一天三顿可劲造也足够吃一个冬天的。李老太一想到这就觉得浑身是劲,恨不得马上到山上收庄稼去。
王素芬看着李老太坐立不安的样子,连忙劝她说:“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我先去蒸些干粮,一会让木武和明南明北吃饱了好干活。”
“蒸发糕,全苞米面的,不掺地瓜面,再炖个咸肉白菜让他们吃个痛快。”李老太一想到又成熟了一茬庄稼,立马大方了一回。
王素芬应了一声,找了块面碱出来发面,又单独给蓁蓁和了一块掺了白面的面团,李老太出来看见从筐里捡了两个鸡蛋递过去:“给蓁蓁放俩鸡蛋在里头,上午拿回来的牛奶是不是没喝?往里倒半瓶子。咱家蓁蓁嗓子眼细,太粗拉的东西她咽不下去。”
等明南、明北从山上拖了柴火出来,闻着大锅里散发的干粮香味,顿时口水直流:“妈,你今天蒸的啥呀?咋这么香呢?”
“发糕!”王素芬一边切咸肉一边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就是全苞米面的。”
打明北记事起,家里就没吃过全苞米面的干粮,他一边蹲在大锅前流口水,一边乐呵呵地说:“妈,咱家啥时候能吃上全白面的干粮呀?那指定比这个发糕还香呢。”
“能吃饱就不孬了,还想吃白面,真能得瑟。”王素芬白了他一眼,用脚尖踢了踢他的***:“别在这挡着,赶紧去粮店叫你爹回来。这粮店几个月没来供应粮了,又不发工资,在那耗着干啥?”
明北恋恋不舍地看了眼大锅,随即飞快地跑了出去,等爷俩气喘吁吁回来的时候,午饭已经做好了。
蓁蓁坐在炕桌旁,乐呵呵地用四颗小牙啃着又香又软的兔子形状的发糕,李明北戳了戳蓁蓁的脑门:“傻丫头,这是假的兔子,等哥上山,给你打真兔子吃。”
王素芬看了他一眼:“别整那没用的,赶紧吃了饭和你爹上山把庄稼收了。你好好干活,你奶说了这几天都给你们吃干的,菜里使劲放肉。”
“那行!”李明北拿起一块发糕,放在嘴里狠狠地咬了一大口。
翻土豆、收地瓜、掰玉米,北岔这一代的百姓惊喜地发现,今年别看雨水不多,这庄稼却长的格外旺盛,像地瓜土豆啥的都比往年多一倍还多。
“这庄稼收成好了,是不是说明年景好转了?”
“指定是,这段难熬的日子过去了。”
“咱这林区都能长出这么好庄稼,旁地方肯定也不赖,我瞧着明年指定不缺供应粮吃了。”

小编点评

不小心生在六零年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笔风利落果决,描写绝不冗长,而是随着情节的推进,让人物鲜明地跃然纸上,令读者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
首页-体育赛事投注|英超、美洲杯、西甲、意甲等欧冠竞猜平台